私妻阿蝉

共度南山
画绑@末月

自言自语

我其实好久都没有写过这么长的言论了。

我现在无论是写同人还是为md广播剧充钱,只是为了薛洋。我本人现在不粉书不粉忘羡不粉mxtx,至于mxtx她开除薛洋粉粉籍我倒也开心,最后有人diss我不看mdzs粉薛洋我tm有亲妈说的话做理由。我粉过晓薛,但我讨厌晓星尘的心怀大义心系天下;我粉过宋薛,但我讨厌宋岚所做的一切;我粉过瑶薛,但我并不认为金光瑶真的在意薛洋,他只是把薛洋看作是一个棋子;我粉过羡薛,但是我从看mdzs开始就不喜欢魏无羡。如果mdzs的广播剧能单集购买,我为何要把钱给蓝忘机魏无羡金凌他们呢?我没有经历过2016年的那件事,我不知道当时的感觉,但是现在薛圈许许多多的太太都退坑这件事,真的很让我们伤心与愤怒。mxtx您敢说mdzs的知名度炒作中没有薛洋这个角色的参与吗?mdzs难道只是因为蓝忘机和魏无羡才热起来的吗?薛洋是出自于mdzs,是mxtx的笔下角色。但既然我们知道并且爱着这个角色,那就不要否定,由【薛洋粉】所为mdzs做的贡献。谢谢!

我写文只是不让我因为薛洋而心疼。

mxtx女士您就放过别的作者了,别那么不要脸。

我不看mdzs,不粉mxtx,我只喜欢一个角色而已。

【一个置顶】

圈名阿蝉

不粉mdzs,不粉mxtx,只是喜欢薛洋这个孩子

喜欢东方project

洼田正孝是我老公

画绑 @末月 

并不希望自己会火,写文只是自娱自乐。

【晓薛】私尘落潭见

此文只是为了让我不那么难过,不喜勿喷。

cp晓薛

我也不知道会写多长,不要ky谢谢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1


         又是一年春,义城脱去了死气换来了生机。义城依旧空荡荡的,只有一个道长和一个小丫头,还有一幽幽的、似是要吸人入潭的潭水。
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   一天清晨,小丫头醒过来,她小心翼翼地出了房门像似想要离开义庄。正她准备要推门而出,身后的声音制止了她。


  

       “刚刚早上,阿箐你出去要作甚?”


  

       阿箐自知暴露,便笑笑说:“道长,我到后面山上去摘些果子,今天有些馋了。”她紧张地握着竹竿在地上敲来敲去,怕道长不让她出去,于是语气略微撒娇。白衣道长听了她甜甜的声音看着她那根不停敲地的竹竿,想了想,说:“那你注意安全,早些回来。这几日后山不安定啊。”见道长允许,她放下心来与道长说:“放心吧道长,一会儿我就回来了!”便敲着竹竿叮叮当当的出去了。


         

       望着阿箐远去的身影,晓星尘的脸慢慢的冷了下来,定了一会儿也出门前往后山。


 

      晓星尘并非担心阿箐,他只是和阿箐顺路而已。


 

      当时他带着阿箐从后山的亭子中出来时,发现了一汪潭水。本是没有什么的,但是晓星尘在潭水中看见了穿着金星雪浪袍的少年薛洋。


 

      薛洋……


  

      晓星尘当时就慌了,从潭水里透出的寒意警告着他不要离它太近注视它太久。可晓星尘像是着了魔似的,每日前往亭子去看那潭水。


  

      晓星尘认为他疯了,会喜欢上自己的仇人。他每晚都在劝导自己都在警告自己,但每回第二天都要去看那潭水来借此让自己冷静下来。


 

      阿箐早就发现了晓星尘的不对劲,也知道为什么薛洋的脸会映在潭水上。但她没有一语道破晓星尘的“美梦”,因为她今天要找的那个人这样警告她:“若你不想让晓星尘沉溺过去,就不要说出原由。”阿箐听话的点了点头,出于对这个(少年)的信任,她答应了。


  

      阿箐知道一切,但她不打算向所有人说。


  

       少年比她知道的还要多,但他打算向所有人说。


  

       晓星尘望着潭水中的那个人出神好久,久啊……


  

      久啊……


 

      久到了星星出山,久到了天荒地老。


  

      当晓星尘回到义庄,看到了一个身着蓝色长袍的披发男子。阿箐跑出来抱住晓星尘说:“道长你去哪里了啊!我都要饿死了!”晓星尘摸了摸她的头,满怀抱歉之意,说:对不起阿箐,我现在就给你做饭,只是,这位是?——”


  

      男子听到晓星尘在问他,回答道:“晓道长您好。我是来自夔州的一名云游诗人,十年前听闻我那个逃婚的青梅竹马来到此地,特地将她抓回去,哪知被那个恶人——哎,不说了不说了。我只是来借宿几日。您可以叫我辟潭。”说罢便行了个简单的礼。晓星尘听到恶人二字,不得不说晓星尘还是很懂礼仪的,他只是皱了皱眉,回礼道:“若辟潭先生不嫌义庄狭小贫寒,晓某自然不会赶先生走。等我先去做饭,先生等我一阵。”然后,晓星尘快步离开进了厨房。


 

      阿箐不解的抬头看着辟潭,辟潭弯下腰捏了捏阿箐的脸说:“小丫头,你先回去吧。”阿箐看着他的眼睛,出自内心的恐惧,慌忙的回了屋。


  

      辟潭独自一人站在院中,笑眯眯的。不一会,他开口说道:


  

      “我看晓星尘还是很在——好好好,我不帮他说话,你也别这样啊。


  

       嗯?嗯,没错,


 

       是啊……


  

       我们要抓紧了……”



        辟潭睁开了眼睛,用手捏了个决,义城开始下起了大雨。


  

      “这次绝对不会让他忘得干干净净!”